首 页新闻动态台站监测科研动态科普教育创新文化图片视频数据服务植物园志射电天文
 
  创新文化
  留言欣赏  
  领导关怀  
  媒体报道  
  诗歌散文  
  生态简报  
  建站30年  
  狂欢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新文化 > 生态简报
  生态简报
哀牢山森林生态系统研究站简报 2009,特刊

哀牢山森林生态系统研究站简报

2009特刊         200912月        编辑:哀牢山生态站

科普教育活动走进乡村学校

2009年度,在版纳植物园、景东县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哀牢山生态站积极、主动的参与和组织了一系列的科普教育活动。8月9日,由景东县委、县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景东分会场”活动在景东县城启动,我园(哀牢山生态站)作为支持单位,积极主动的参与了该活动。制作科普展板,组织部分科学家和博士研究生和到乡村学校做科普报告,发“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科普宣传单等工作。

结合该宣传月活动,哀牢山生态站利用到生态站工作的科学家和研究生资源,走进乡村学校,研究生与乡村学校教师过教师节,送科普图书给乡村学校研究生到中学实习并代一节课,请科学家到学校做科普报告,从计算机教育和英语教育等方面帮助培训中学教师等活动。参与的学生和教师超过1000人次。

上述科普教育活动在景东县产生了较好的社会效应,太忠乡中学组织学生作文,景东县委宣传部出版的报纸《景东消息》第四版文艺副刊用两期专版刊登太忠乡中学师生的作文,1210日出版的刊登了中学生的作文5篇,并且还增加了编者按。

附:1210日和20日《景东消息》第四版文艺副刊(专版)

(编者按:景东境内有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景东的骄傲。其中在哀牢山景东境内有一个国家级生态站,即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植物园哀牢山生态站,也是一大幸事,而因其就座落在太忠杜鹃湖畔,太忠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2009年秋冬,在哀牢山生态站负责人刘玉洪的努力下,两批来自国内外的科学家先后到在太忠乡中学进行科普讲座交流活动,对师生的理想信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学生更多更好地学习英语口语激发了极大的热情。本报选发两期师生作文,虽显单薄稚嫩,但情真意切,目的是抛砖引玉,企望这种形式的活动能向更多的学校辐射。)

我与科学家近距离接触

初二(2)班  刘水仙

初秋的一天,我们全校师生都格外高兴,因为学校请来了几位科学家,将在我们学校开展以保护生态环境为主题的科普讲座。平时,我们只是在电视、报纸或书籍上了解到科学家的情况,而今天科学家将与我们面对面的交流,同学们不禁多了几分期待、几分盼望;又听说还要来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科学家,同学们更是群情激奋、望眼欲穿。我和几位同学也“临时抱佛脚”——又翻课本又查词典,准备了少得可怜的几句英语日常用语,都希望在讲座现场能和“老外”说上几句。

晚上7点,我们摆好凳子集合在临时的会场学校的操场上,大家怀着一颗好奇、兴奋、期盼和激动的心情等待着科学家的出现。当校长宣布讲座开始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接着,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聘请的专家、美籍华人邹晓明教授和留学于澳大利亚回来的博士唐勇教授给我们作了非常精彩的讲座。教授们以朴实的语言、精彩图片的展示和生动的讲解传授给了我们一些科学知识,不仅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同时也激发了我们探究科学的兴趣。

两位教授的讲座结束后就进入了互动环节,同学们都争着向教授们提问。本来我也准备了一些问题向来自美国的道格先生提问的,可又怕自己的英语说得不标准,最终还是没问,为此,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懊悔不已。不过,同学们并不都像我一样胆小,他们都很活跃,提了不少问题,教授们也都一一作了回答。这一问一答仿佛已经不是在开展讲座,而是一群朋友在一起聊天,言语间是那么随意,气氛是那么融洽,更多的却是给人以启迪和鼓舞,在场的人们都受益菲浅。

通过这次与科学家近距离的接触和交流,我明白了许多道理,科学家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勤奋学习和在科学上的不断探索得来的。每个人对未来都有所希望和计划,作为中学生,首先应立下远大的志向,因为立志是成功的起点,有了壮志和不懈的努力,就能向成功迈进。我们从小就要培养热爱科学、探究科学的意识,勤于观察、勤于思考、敢于创新、不断进取,立志为祖国的科技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想到这里,我想将来我也许能成为一名科学家呢。

心田的发动机

●初二(4)班  高晓梅

2009年有两批科学家来到了我们太忠乡中学,我的收获真不小。

我在平时的学习中一贯很懒散,好像没有动力,也缺少活力。我也从来没有用心去感受过自己的每一天,更没有认真去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所以,我不喜欢做作业,不喜欢看书。我也没有目标,虽然老师经常给我们讲人生目标,讲将来做什么什么的,可是我还是一点儿也不开窍。我就像一艘没有航标的小船,随波逐流。可是听了两次科普报告后,仿佛在我心田安装了一台发动机,让我有了动力。我也觉得奇怪,好像在沉睡中忽然被惊醒,好像黑暗中忽然被照亮,科学家们的到来,科学家们的报告,极大地震撼着我的心灵,诱惑着我那颗沉寂的心。我激动地看着他们,跟随着他们在知识的海洋里漫游。

科学家们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新奇的知识和奥秘,他们带给我的更多是精神上的动力。他们有着舒适的生活工作环境,却不远万里来到我们偏僻的大山里做考察和科学研究,虽然或许这是工作的需要。但是他们肯为自己的事业不辞劳苦的工作,并且还抽出时间来给我们作科普报告,这种热爱自己事业的崇高品质,这种为全人类生存环境而努力的精神深深感动着我!

我是一名中学生,可我却不热爱自己的学习,不肯为自己的学习而努力,我真惭愧!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从今以后,我得好好学习了。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初三(4)班  黄霞

来自美国波多黎各大学的美籍华裔邹晓明博士一上台就开始他的《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演讲,使我浮想联翩。

朋友,你一定欣赏过小提琴《梁祝》柔美凄婉的旋律曾经陶醉过多少中外华人,你可知道曲子创作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对了,那就是具有传统东方文化的特色戏剧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几千年来,中华文化历经沧桑,饱受磨难,却绵延不断,历久弥新。徒具特色的语言文字,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而西方就不同,他们使用英语很多中国古诗文翻译成外语就变了味,如“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有人把它翻译成英文“If you want to moreplease go upstairs”,意思竟成为:“如果你想看得更多,就请上楼。”这就很难表达出古诗文丰富内涵。

东方的教育方式与西方的教育方式不同,东方的教育不是很开放,学生自主性不是很高,学习热情提不起来。而西方就不同,他们的教育很开放,他们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期望,教育孩子从小自立自强。邹博士说道:有一个这样的家庭,很富裕,可是父母仍要孩子勤俭节约,节假日让他们出去打工挣钱,使他们明白在社会立足是多么艰辛。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大地震中,父母捐了几千万元时,孩子们才感到惊讶,问父母我们家有那么多的钱吗?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亿万富翁,这是不是值得我们深思呢?

刀光剑影,是东方英雄的本色;枪支弹药是西方英雄的本色。当年,西方开一枪能打死几千人,但是它永远也没有东方那么悠久的历史文化。

邹博士说:东西文化是一个宽泛的大题目,一言两语道还完。但无论如何,东西方之间应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借鉴交流,在交流中找到快乐,在交流中变得更加繁荣,文化差异慢慢减小,期待这一天到来不会遥远。(指导老师:黄丽)

我的爱用错了地方

初一(3)班  黄钟娇

我,一个山里的孩子,在山里玩耍,在山里成长,还有那条清澈的河流,是我童年玩耍的好地方,每一个角落,我都充满了深沉的爱。可是,那一天后,我却对我的爱产生了怀疑,我的爱用错了地方?

11的一个晚上,几位科学家到我校演讲,其中唐博士演讲的《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科学家把他拍到的美丽动人的画面用投影投放到银幕上,当我看到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时,我不由得赞美出:“多美啊!”还有那些奇异的花草,种类繁多,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不免心里充满了惊奇与刺激。这些图片都是在热带雨林拍摄的,我又不又得赞道:“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真美啊!”可是,听科学家说道:“热带雨林不断减少,如果人类再向热带雨林无休止的索取的话,热带雨林将会在地球上消失。”此时,我的心跌落到了谷底。像犯错了的孩子,心里忐忑不安。演讲结束后,我一直都在反思,我自己也向地球犯错了吗?科学家的那句话也一直反复的响在耳边。

噢,在生活中,我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公民。我平时很喜欢花,而且很爱摘花,一看到开得漂亮的话,手就痒痒,想把它全都摘下来玩;看到垂柳,就想折下来打路边的花草,还有,我总是很懒,很爱“干净”,倒垃圾不想走远,总把他倒在离家不远的小河里,看到瓶子就把它打烂,还有……想到这些,我颤抖了,破坏地球的不是还有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吗?只是我破坏的是我身边的环境,而他人破坏的是热带雨林罢了。但我们不都是在慢性自杀吗?

现在,我真的知道我的爱用错了地方;爱,不应该是伤害,而应该是保护,爱山上的花草树木,就不应该摧毁它们的生命,爱小河就不能把垃圾往里面倒入。

请以我为镜,付出一份爱,把爱用在正确的地方,保护环境,共建我们美好家园!

第一次和“老美”说英语

初二(1)班  钟婉仪

2009年11月9日的这一天,我感到格外兴奋,因为今天到学校举行讲座的,竟然是让我崇拜不已的科学家,他们将进行以保护生态环境为主题的讲座。更重要的是听说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要来,同学们更是当满怀期待。可是我会的英语少的可怜,害怕那时会出洋相,所以只能“临时抱佛脚”向我的英语老师“请教”了,并把问题记在了本子上。

晚上7点多,当校长宣布讲座开始时,同学们的热情高到了极点。接下来就是两个小时激动人心的讲座。此时此刻,我发现以前的想法是错误的,过去以为,科学家是严肃、不容易与人交流的,但是,今天看到了几位教授,又听了他们的讲座,让我觉得:科学家和平常人一样,是从一个平凡的人努力而来的。

讲座结束后,是互动环节了!同学们积极地提问,我也不例外哦!当校长说下面初二的同学提问时,我紧张地赶快把手举起来,话筒就传到我的手上了,我向美国来的道格教授准备了好几个问题的。可能是当时紧张了,害得我发音不标准、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可是我还是把本子上的问题都一一读完了。又可能是因为充当翻译的的邹教授看到我手里的本子或许是我的声音太小,他没听清楚,所以他直接把我的本子从我手里夺去,大声的读。那时,同学们在一旁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我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虽然这样,可是那个叫道格的老美教授还是很高兴地在那里手舞足蹈说个不停。可是,我们这点英语水平怎么能听懂道格说的那些正宗的英语。这是我此生第一次与英语国家人说英语,此前都只是在课堂上听老师说一些。

通过这次与老外的对话,我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外语这门课了,我发誓,下次他们再来的时候,我一定会表现得很好(据说他们还会再来)。

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初二(4)班  鲁丽

瞧,这上面的照片里留着披肩短发,穿着一件白色夹克外衣的女孩就是我。你猜我手里拿着话筒在干什么?你一定猜不到吧?说来吓你一跳,我在跟科学家们对话呢!你一定要说我是在说梦话。老实说,我也好像是做梦一样,想都没想过山里孩子能与科学家近距离的接触,更没想到还能与科学家们面对面交流。

其实,早在几星期前,我们就有幸听了一次科普讲座。那天晚上,就有学生提问题与他们交流,可惜我一直没敢接过话筒来提问,错过了好机会。想不到没过多久,老师又告诉我们,将有另一批科学家来我校进行科普讲座。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令我期盼的那个傍晚终于到来了。科普讲座结束后,校长说,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可以跟各位教授、博士提问、交流。陆续就有几个同学提出了问题,我心里痒痒的,有点羞怯,又怕像前次一样错过机会。最终我勇敢地举起了手,接过了话筒,颤抖着向几位教授和博士提出了我的问题,开始了我与他们的交流。我说,尊敬的教授,我想问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如果人类再这样滥砍乱伐,把森林变成林地的话,热带雨林会不会完全消失呢?我的二个问题是:您们研究的道路上有这么多的艰难险阻,您们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呢?一口气提完两个问题,也不知道提的如何,我的心砰砰直跳。

“好,我来回答这位同学的问题,唐博士说,我认为热带雨林不会消失,因为现在国家的技术正在提高,再加上合理的管理……所以,我相信热带雨林不会消失。我们也不会放弃研究。”

“谢谢,谢谢唐博士的解答,我很满意,我也很喜欢这门学科,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为祖国做一些贡献。”

“好好学习,欢迎你将来来考我的学生。”

听了唐博士的话,我的心中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又激动又温暖。我们现在是中学生,有机会去努力。我们生活在一个奇妙的世界里,好多新奇的东西都在等着我们去发现,去考察,去研究。  (指导教师:刘开艳)

老外到坐在我身旁
 初一(3)班  祝文凤

到了初中,我就学会了几句英语。可真巧,没几天,就碰到了一件好事,竟然有机会看到外国人,可以面对面交谈。有一天老师说有一个美国人将会来我们学校,之后就一直期待着。那天的时间过得很慢,一分钟,又一分钟,眼看演讲时间快到了,怎么还不来呢?真奇怪!不说老外都很守时的吗?骗人!就在我翘首期盼的时候,只见九(2)班的教室里乱成一团,听那声音似乎很是兴奋。出什么事了?我不由得很是好奇,就问了一下其他同学。那同学激动地回答我外国人来了。哇!是真的,我们真的可以见到老外。我也很好奇地想挤进人群去看一看,可是我太矮了,人太挤了,我根本进不去。难道我就这么错过了么?我是这么地期待看见他啊!

不一会儿,演讲开始了。突然这旁边出奇的安静下来。怎么了?我偷偷地转回头去看,一下子兴奋得几乎叫出声。哈哈!老外就坐在我的后面。他穿着简朴,额头布满皱纹,白发,蓝眼,高鼻子,嘴唇有点厚,带着一顶帽子,样子很和蔼,略显幽默。看着看着,他也发现了我。也认真地看起我来,我不好意思地转回了头。

一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演讲也完了,大家的心情放松了一点。我不禁再次转回头去看那个老外,“咦,怎么不见了?刚才还在的?”我脑子里出现了一连串的问号。我前后左右看了看,原来,他走上了演讲台。此时,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用英语亲切地和大家打招呼,接着,他用英语讲了许多我们都不太明白的话。他的讲话就完了后,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是自由提问时间。当摄影机照到他的时候,他赶紧把外衣的拉链拉开,让摄影机照在他里面的红衬衫上。全场师生被他的举动逗得开怀大笑。然后,先生站了起来,斜了斜身子,用手摆出了一只小鹿的样子,倒影在投影布上,全场再次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活动结束后,老外走了,但听说他下次还要来。我暗下决心,今后,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英语,他再来的时候,争取尽量和他多讲几句英语!(指导老师宋兴华)
梦想的起点

●初二(2)班    邹德玲

我是大山里的孩子,爸爸常说我没见过世面,我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

中午,语文老师神秘的说:“今天晚上有几位科学家要到学校来,将与大家一起开展一次科普讲座,大家高不高兴?”话音未落,原来鸦雀无声的教室仿佛一下子就变成了喧哗的闹市……

下午,老师要求我们到篮球场上集合,坐在球场上,我心急如焚、望眼欲穿,我怀着焦急而又喜悦的心情盼望着科学家的到来。这时,我又有些担心:科学家不会不来吧?那么多同学在这里等待,不会是一场欢喜一场空吧?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暮色降临,讲座终于如期开始了,当校长宣布讲座开始、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时,我的这颗因为焦急等待而紧张不安的心才得以释放。

随关时间的消逝,讲座《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慢慢展开,原来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这样的不同,我不禁为人类出现这样的文化而自豪。讲座《 热带雨林》仿佛让我置身于热带雨林的原始森林中,心里是一片宁静。但当我听到热带雨林正以十分惊人的速度在减少时,我又不禁担心起来?

正沉思着,却被突然响起的热烈的掌声给打断了,这时,我才发现,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走到了台上,他手拿话筒用英语和大家交流,可由于同学们的英语水平口语太差,基本上都听不懂,好在有另外一个教授翻译,大家才明白了,原来他叫道格。来自美国,是中院版纳植物园聘请的专家,他鼓励我们,要努力学习,将来也有机会到世界各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参加这次讲座,我学到了许多课本上没有的知识,开阔了视野,而更重要的是,从这一天起我树立了走出大山的目标,这是我梦想的起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教师)刘开艳

2009年,对于我们太忠中学的全体师生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校先后来了好几批“特殊”人物:有生态站站长,外籍英语教师, 德国大学生,美籍科学家等。他们的到来为我们吹来了阵阵奇异的风,洒下了缕缕异样的阳光,使偏僻的山村校园注入了新鲜血液,更加充满了青春与活力!

最先到来的是两个英国人,他们是从思茅师专来的外籍英语教师,主要从事英语教学研究。这次来我校主要是了解曾到他们那里进修学习的两位英语教师的教学情况及我们山区学生的学习情况。当我看到他们背着很重的旅行包,穿着旅游鞋,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风尘仆仆地来到我们学校时,不禁感慨良多,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虽然不是英语教师(教语文),但我一直参加了他们的教学活动和评课交流活动,感觉真是受益匪浅。Lesley老师上课很有创意,极有耐心,始终面带微笑,虽然学生的反应和配合不够理想,但是她丝毫没有表现出失望或无奈的表情,始终充满热情地教学 。评课交流的时候,Lesley老师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No,No,这不是学生的问题,是老师的问题。你们的孩子很聪明,他们没问题,如果我们老师的方法得当,学生一定能学好!”Lesley老师严谨治学,热情灵活的教学,中肯的话语让我再次相信: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其后没过多久,哀牢山生态站站长刘玉洪和乔璐博士等人专程来我校举行科普讲座。学生边听边看图片,不时发出惊叹声。看着乔博士展现给我们的图片,我想,我们的学生一定跟我一样感同身受: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孩,竟然到过那么多既美丽又能表现不同风土人情的好地方,几乎走遍了半个中国。能够与那些男同志一道跋山涉水采集样本,进行野外考察,她真了不起!

这次科普讲座后不久,又来了一批德国大学生,听说他们是到哀牢山生态站进行生态考察及研究活动。我记得当天天气阴雨,他们乘坐的轿车上都溅满了泥浆。来到学校时,大概是下午六点多钟,他们没有稍作休息,而是一边与老师交谈,一边走进教室与学生对话交流。当他们看到学生出的黑板报,不禁竖起大拇指表示夸赞。虽然彼此的语言不大相通,但是配合有效地肢体语言,还是基本能进行沟通交流。一直到黄昏时分才离开学校,而这么晚他们还饿着肚子,听说他们要到县城才吃晚饭。我从他们身上再次看到了吃苦,敬业的精神。

2009年11月7日,哀牢山生态站的站长及来自西双版纳植物园的美籍华人邹晓明教授,唐勇博士,美国科学家道格先生等跟我校的英语老师进行座谈交流,还进行了电脑培训。11月9日,他们一行再次来我校进行科普讲座。报告结束后,同学们意犹未尽,纷纷接过话筒与科学家们进行互动交流。虽然冬夜在露天球场上很冷,但并不影响学生的激情提问和科学家们的耐心解答。2009年,对于我们学校真是不寻常的一年!第一次来了外籍教师,第一次来了德国大学生,第一次来了科学家……这是我们全校师生的莫大荣幸,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遇。他们的到来,不但丰富了我们的知识,开阔了我们的视野,而且还在孩子们心里播下了保护生态环境,放飞梦想的种子!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期盼这样的“活水”长流不止!

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景东分会场启动

    景东县委县政府主持的响应北京主会场的“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景东分会场”活动于8月9号在景东县城启动。参加启动仪式的有云南省林业厅保护办、昆明动物所、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哀牢山生态站)、普洱市林业局、镇源保护局、新平保护局和南涧保护局等单位领导,还有景东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及景东县相关单位的领导,启动仪式上由景东县人大主任赵昌德宣布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启动。启动仪式结束后,来宾和领导与广大群众一同参观了配合主题月活动的宣传展板和影象宣传。

哀牢山中过2009年教师节

910日,应哀牢山生态站附近乡村学校的邀请,哀牢山站的部分人员到了景东彝族自治县太忠乡哀牢山中的王家村小学和大柏村小学,在哀牢山中与两个乡村学校的老师一同欢度2009年教师节。哀牢山站为老师们带去了简单的节日礼物,科普图书和“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月”活动的宣传单等。并且与乡村老师们通过交流,今后将加强联系和沟通,哀牢山站将利用在生态站工作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资源,支持乡村教育,不定期的派研究生到学校进行科普知识的讲座或代课等活动。

科普宣传走进乡村学校

为“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景东分会场的活动之一,9月23-24日,哀牢山站组织了在站开展研究的部分博士研究生,到哀牢山生态站所在地的太忠乡中学,开展了科普宣传教育。

本次活动的内容有:博士研究生到中学实习并代一节课;博士研究生做科普报告;向中学赠送科普图书;发“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活动月”科普宣传单等。为了完成好本次科普宣传活动,参加活动的3名博士研究生都进行了精心准备,图文并茂、生动、简明的科普报告题目:1)《气候变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游广永博士);2)《哀牢山自然保护区对长臂猿生境-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保护的贡献》(巩合德博士);3)《行走中国》(乔璐博士)。

11月7日,组织到哀牢山生态站的科学家邹晓明博士、Douglas(美籍等一行4人,到太忠乡中学与教授英语的老师进行了一次座谈交流。邹晓明博士和Douglas教授还在电教室,向太忠乡中学的英语老师们介绍了一部分英语教学的网站和一些其他的英语教学中的经验等。

11月9日,哀牢山生态站再次组织了在站开展研究的我园两位教授,到太忠乡中学,开展了科普宣传教育。本次活动由版纳植物园研究员邹晓明博士做了“东西方文化比较及生态学基础”和版纳植物园副研究员唐勇博士做了“热带雨林的生物多样性”两个科普报告;科普报告会后哀牢山生态站的邹晓明唐勇和 Douglas 三位教授还回答了乡村中学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参加本次科普活动的有景东县委宣传部、景东电视台、哀牢山生态站和太忠乡中学的师生近600人。

本期编辑:刘玉洪  张一平

  建议您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屏幕设置为1024 * 768 为最佳效果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哀牢山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研究站 Copyright © 2013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